欢迎来到 - 跑狗图出版新一代论坛 !    

四川凉山“悬崖村”的2017:村民称命运被改变

时间:2019-04-05 19:59 点击:
新年的第一天,四川凉山州昭觉县悬崖村云雾环绕,这里的人们都沉浸在新年的喜悦中。 陈古吉站在山腰间,一边悠闲的放着山羊,一边与好友互道祝福,他的朋友圈有1200多个好友,

  新年的第一天,四川凉山州昭觉县“悬崖村”云雾环绕,这里的人们都沉浸在新年的喜悦中。

  陈古吉站在山腰间,一边悠闲的放着山羊,一边与好友互道祝福,他的朋友圈有1200多个好友,就在一年前他连微信都还不会用。过去一年,陈古吉在朋友圈卖高山蜂蜜,预计收入能达三万元,是过去年收入的几倍。

  如今,只要提到悬崖村,很多人都会想到陈古吉一家的影像:他将绳子栓子儿子陈木黑腰间,爬藤梯接他回家;他的三女儿陈惹作奋力攀爬在藤梯上,那一双如同“希望工程”女孩苏明娟一样的大眼睛,让人印象深刻。

  不过,这样的景象已经不复存在,整个“悬崖村”在2017年发生着巨大的变化,这里的人们命运正在被改变。

  2017年12月31日傍晚,陈古吉和几位村民行走在钢梯上,他用手机拍下了皎洁的月亮,发一条朋友圈,“2017年最后的月亮,真美好。”站在远处仰望,钢梯上的路段路灯已经亮起,灯光犹如一条星带直至天际,美丽壮观。

  陈古吉是四川凉山州昭觉县支尔莫乡阿土勒尔村勒尔社村民,曾经他与其他村民进出村要借助17段藤梯,攀爬落差达800米的山崖,这个悬崖上的村庄因此全国闻名。2017年3月全国两会期间,习总书记对村民和孩子们出行问题非常关心。

  如今,这里的村民和孩子再也没有走过藤梯,用上了崭新的钢梯。“现在的钢梯比以前的藤梯好走多了,时间至少节约半个小时以上,而且走起来安全了。” 说起过去一年的变化,陈古吉笑逐颜开。2017年9月,凉山州、昭觉县两级财政投入100万元的“钢管天梯”工程建设全面完工,形成了2556级钢梯。

  最令陈古吉觉得最神奇的是,现在通往“悬崖村”的钢梯上,全部安装了微光路灯,“晚上都可以走,感觉很方便。”2017年12月初 ,在相关爱心企业及公益基金会的帮助下,在钢梯上安装上了微光路灯,亮度是普通白炽灯的8倍,考虑到强光照射会导致安全隐患,科技公司专门将色温做了调整,既能保证夜间照明,又能保证安全。

  37岁的陈古吉面色黝黑,经常笑眯眯的,村里的人说他很有生意头脑,他是村里有名的“追蜂达人”。

  陈古吉是村里第一个卖野蜂蜜的人,如今他和30余户村民奔走在悬崖间,追逐着野蜂蜜,上个月刚刚采收完1600多斤野蜂蜜,“我自己家也收获了300多斤。”陈古吉从屋里拿出一叠快递单,都是快递蜂蜜留下的,“现在还有10多份还没来得及寄送。”

  “悬崖村”的环境好,每年都会开很多野花,野蜂是这里的常客。随着“悬崖村”出名,陈古吉也瞄准了商机,采集野蜂蜜出售,“这些蜂蜜都是原生态的,全靠野蜂自己采集。”2017年,陈古吉在悬崖上放了几十个蜂桶,“每年夏天,野蜂选择性地飞到蜂桶里;到了野花开的季节,成群的野蜂到处采蜜;到了年底,就对蜂蜜进行采收。”

  这些蜂蜜卖150元一斤,陈古吉已经将其销售到了全国各地。“以前都是自己吃,现在可以卖钱,在过去真是不敢想。”陈古吉笑着说,去年通信公司专门为“悬崖村”建起了通信基站,全村4G信号全覆盖,昔日需要跑到山顶找信号的日子不复存在,他和村里和很多年轻人一样玩起了微信。

  他的事迹被媒体报道后,全国的爱心人士都加他微信,他的微信好友已经有1200多人,“蜂蜜主要靠朋友圈就卖了,一点不愁卖,也不够卖。”目前,陈古吉的蜂蜜已经销售了一部分,还有一部分待售,“很多爱心人士都说要买,我都给他们留着的。”

  陈古吉算了算,2017年收获的蜂蜜可以卖3万余元,“以前一年全家收入只有几千元,现在收入翻了好几倍,日子是越来越好了。”一个多月前的彝族年,陈古吉杀了一头400多斤的年猪,“这是我家第一次杀这么大的年猪,以前就杀几十、一百斤的。”他指着屋里挂的一排腊肉笑着向成都商报记者介绍,“生活好了,感觉每天就像过年。”

  如今,陈古吉的微信是三女儿陈惹作奋力攀爬在藤梯上的照片,“希望做一个纪念,孩子们爬藤梯读书那种渴望的眼神,让我觉得很感动。”

  在钢梯没有修建之前,陈古吉到山下的勒尔小学接孩子回家,他将绳子拴在儿子陈木黑腰间,三女儿陈惹作奋力攀爬在藤梯上,这一幕被媒体记者拍下,他们的照片成为网上传播最广的照片。

  现在,陈惹作在山下的勒尔小学读三年级,“这一年,她的成绩提高了不少,我还是觉得很高兴。”陈古吉满脸喜悦,他说儿子陈木黑也在山下勒尔小学读一年级,“现在孩子们一年就爬两三次钢梯,也不用在腰间拴绳子了。”

  为了减少孩子们上下山的次数,勒尔小学实行寄宿制,只在彝族年等重大节假日、寒暑假放假,其他时间全部住校,每年回家的次数降低到过去的十分之一。因是彝族家庭,陈古吉有六个孩子,其中五个孩子都在山下读书,最小的孩子在山上的幼教点上学,“现在国家政策好,孩子们读书,我们家里都不用出钱。”

  由于媒体的报道,陈古吉一家的事迹在网上广为人知,爱心人士还对他家孩子的生活费等进行资助,解决了后顾之忧。15岁大女儿陈兴明在勒尔小学读五年级,她成绩在班上能排前几名,陈古吉很欣慰,“我不打算按照彝族规矩将女儿出嫁,我希望她能走出山外去上大学。”

  说起新年愿望,陈古吉说即便再苦再累,也要让孩子们好好读书,“我最大的新年愿望就是,家人平安健康,希望孩子们读书有进步。”随着“悬崖村”旅游开发,过去一年游客络绎不绝,陈古吉也盘算着在2018年开办一个农家乐,“我们的命运正在被改变,我相信日子会越来越好的。”

  与陈古吉一样,“悬崖村”的村民莫色拉博的生活在过去一年也发生着变化。他被当地村民称为“悬崖村飞人”,上过央视,也经常在钢梯上搞直播,向外界介绍“悬崖村”,已经在网上小有名气。

  拉博从小喜欢攀岩,钢梯建成后,他曾用15分钟的速度从山上跑到山脚,他可以自如的在钢梯上奔跑。2017年,成都市一家旅游公司与昭觉县签约,拟投资3亿元,分两期对悬崖村古里大峡谷景区进行旅游开发,而拉博也被这家公司相中,成为一名户外攀岩领队,月收入3000元。

  五个月前,拉博在网络上注册了直播账号,每隔两三天就直播一次,主要直播走钢梯、村里的生活等,“我做梦都没有想到,才五个月的时间,我的粉丝已经涨到了12.7万。”新年的第一天,拉博告诉成都商报记者,“最多的时候,网友一天会打赏三四百元,但有的时候也没有,直播主要是推广我们悬崖村。”

  每次直播,拉博在无任何保护措施的场景下,爬上天梯最陡峭处,像踩钢丝一样脚踩扶杆,很多网友都会吓出一身冷汗。不过,拉博表示,从小就玩耍攀爬在山崖间,已经习惯了这样生活,并不感到害怕,“当然每次直播,还是很注意安全。”他说,2018年希望再涨粉丝,继续推广“悬崖村”。

  吉伍尔洛作为“悬崖村”幼教点的老师,是第一个嫁进村的中专生媳妇,她现在是28个孩子的老师。在社会各界的关注下,幼教点在去年换上漂亮的桌椅板凳、黑板、床等,条件好了很多。她和丈夫的事迹被报道后,感动了很多人,被网友称为“最美夫妇”,受到越来越多人的关注。

  2017年11月,吉伍尔洛收到一张从北京人民大会堂寄来的明信片,明信片寄信人是十九大代表、中国科学院院士袁亚湘。如今,吉伍尔洛将这张明信片珍藏起来,“我觉得很荣幸,有这么多人在关注我们悬崖村,也给了我动力。”

  吉伍尔洛说,“悬崖村”新建幼教点已经提上议程,她希望新的幼教点能在2018年建起来,这样孩子们就有更好的学习条件,“我会继续坚守在悬崖村,把我学的知识教给孩子们,让他们走出大山。”

  新年里,“悬崖村”的许多村民细数着过去一年的变化,昔日出行藤梯变钢梯,还安装上了路灯,出行更加方便;村里来了多家小卖部、农家乐,全村4G和WIFI信号覆盖;银行设立助农取款服务点,还建了卫生室;货运索道试运行,电力升级工程竣工,村里用上稳定的电;游客纷至沓来,村里的土特产卖到成都成了“香饽饽”。

  过去的一年里,越来越多的外出年轻人回到“悬崖村”发展,都在寻找脱贫致富的机会,“因为看得见希望,能预见到以后的生活会越来越幸福。”很多村民坦言,这里的人们命运正在被改变。


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: plus/mood.htm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